在课改的阳光里幸福拔节 ——访常熟市实验小学吕月琴老师
2017-09-16

  人物印象

  吕月琴,女,1968年3月出生,中共党员,本科学历,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教育学院,1986年8月起任教小学美术教学,中学高级教师(中高五级),现任教于常熟市实验小学,担任艺术教研组长,曾获苏州市第六届小学青年教师“双十佳”、 常熟市优秀教育工作者、苏州市学科带头人、常熟市学术带头人。

初识吕老师,是因为她出色的女儿。她有一个优秀的孩子,就读于名校,自主自立,周围的朋友都羡慕。我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揣测,养育这么好的一个孩子,自然不是真的什么也不用去管的,吕老师教育孩子有一颗慧心。

记者:吕老师您好!您常说2000年是您事业发展的关键年,是什么关键事件给您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

吕:2001年,随着《课程标准》实验版的推出,课程改革的春风吹遍了全国各地,不同版本的新教材应运而生,苏州地区成为了国家级课改实验区。作为一名实验骨干,我由原来的农村小学调进了常熟市教学设施一流的学校——实验小学。

记者:作为一名资深的艺术老师,从教十几年后换一个工作环境,是需要很大勇气的。是什么促使你作出这样的决定的?

吕:应该说是我迫切希望自己能不断刷新自己吧。2003年12月11日,我经过前两个月的常熟市小学艺术课赛课选拔,代表常熟市参加了苏州市的“小学艺术评优课”。比赛进行了四天,紧张而又激烈。每半天比3节或4节课,课后,苏州市教研员沈南强老师都要让当时在场的主评委——《艺术课程标准》研制组副组长,新世纪版《艺术》教材主编杨立梅教授作现场点评。27节参赛课,8个评委是睁大了眼睛、竖着耳朵听,仔细地分辨着每一节课的得失与好坏。而杨老师,60多岁的人了,当时因为不适应江南的冬天,正在重感冒,不仅要听,还要评。听课时,杨老师一会儿露出笑脸,一会儿皱紧双眉,随着课堂气氛不停地变化着自己的情绪。每听一个环节,杨老师就在选手的教案上记下随想。评课那可真像外科手术医生诊治病人一样,刀刀开在患处,句句治在要害。好,好在哪里?不好,为什么不好?始终围绕着“你这节课下来到底给学生带来了什么”这个目标来评课。我的课排在最后一天的上午。上午四节课赛完后,杨老师首先对我的课作了评价:“吕老师的课上得非常好,教师的功底扎实,设计巧妙,创设了去钟表店的情景,让孩子成为设计师积极参与。人文精神结合得自然,与生活、与文化都有了联系,课中也有知识与技能。用订货会的方式评价,形式新……总之,吕老师的这堂课是艺术享受的一堂课。”这么高度的评价,当时我听后真的有点受宠若惊了。评课结束后,当教室里只有我和杨老师时,她走上来双手捧着名片递给我:“这是我的名片,能认识吕老师非常荣幸,是我这次来的一大收获,希望你把这节课重新修改,拍成录像,参加全国的比赛。”多么鼓舞人心的话语,我双手捧着杨老师的名片,内心无比的幸福与激动。当时,兴奋得我两夜失眠,为自己在这一次比赛中的出色表现(得到了所有评委打出的最高分)而高兴。激动与兴奋之余,我也在反思我的课,并写了1500多字的教后感受,仔细研究了新课程理念在此课中的运用和体现,使《我的小钟表》案例有了理论支撑。2003年第6期的《艺术课程与教学》杂志上,杨老师的文章《与实验区老师关于新课程的对话(之四)》中介绍了我的这节课,这又是一次对我教学的激励。12月底,我的这节课又专门录了像,连同改好的5000多字的教学设计一起参加了全国首届艺术评优课。

记者:一课多得,看来,《我的小钟表》一课不仅在苏州获得了成功,还进军全省、全国,开启了您高端课程研究的先河。

吕:您客气了。《我的小钟表》一课却是让我获益良多。现在想起来,十多年前的一幕幕仿佛就在眼前。我清晰地记得,那是2004年4月20日17点零8分,我正在食堂用餐,我的小灵通响起,电话那头传来了杨老师的亲切话语:“我是杨立梅,你的参赛课《我的小钟表》非常好,得了全国一等奖,祝贺你!”全国一等奖,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现在在深圳,作一个讲座。过几天,我还要到安徽作讲座,到时,想请你去上一节课。”什么?杨老师带我出去上课,真像在做梦,我激动地说:“是不是还上《我的小钟表》?”“《我的小钟表》对于安徽的孩子可能有点难,你随便找一册,选一课上吧。”“什么时候?”我赶紧问。“星期六,24号。”“啊,只有三天了。” 我当时就脱口而出,重新上一节课,只有三天时间,哪能行。杨老师听出了我的语气:“别急,你先想想,想好了给我打电话。”我匆匆地吃完了饭,跑回办公室翻起了教材。第2册第二单元《春天在哪里》我一个月前上了实践课,但课还不是很成熟,而且这课安徽那边可能已经上过了。去上吧,一次多好的机会,又可以让杨老师作指导,可是这么短的时间,哪里有把握,万一上砸了,那可怎么办?正在我举棋不定的时候,电话铃又响起:“刚才可能太突然了,给你增加了压力。这样吧,我就带你的录像课《我的小钟表》去放吧。对了,《小钟表》的录像拍摄技术不是很好,学生的好多精彩的发言镜头没拍到,我希望你重新录制。以后,一定要在每一册中选择设计好一个单元,我会随时叫你出来上课的。”杨老师的电话虽然让我卸下了重负,但心中不免有了几分遗憾,于是我下定决心照着杨老师的话去做。后来,我努力上好每次的实践课、公开课,随时记录教后感。可光有实践经验还不行,我还注重理论学习。我不仅阅读自己订的五、六种教学杂志,还开始了一本本教育著作的研读:《教育走向生本》、《教育激扬生命》、《新课程课堂行为的变化》、《走进新课程》、《美术教育:理想与现实中徜洋》……不断增厚自己的理论基础,并运用书中的理论反思我的课堂,反思我的案例,写出了20多篇高质量的艺术课案例,还在全国核心期刊《江苏教育》、《中国美术教育》、《中国中小学美术》等不同的刊物上发表。论文《一样的天空 不一样的太阳》在“2009年全国美术教育论文评选”中获一等奖,获奖名单刊登于《中国美术教育》2010年第1期,是江苏省唯一的一等奖获得者。最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的文章《关注细节,生成精彩——有感于〈卖报歌〉插图观察与〈码头工人歌〉片断欣赏》竟然刊登在《中国音乐教育》2007年第1期上,这是我第一次向这本国家级核心刊物投稿,而且仅仅在稿件寄出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就录用了我这个美术教师背景执教的音乐课案例。当时的兴奋劲无法言表,它让我坚定了单科出身的美术教师实施艺术课程的信心。杨老师在安徽培训会上播放了我的录像课后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她更加喜欢《我的小钟表》这节课了。以后,她不管在哪里的培训会上都会介绍我的课,播放我的课。寄去的光盘放坏了,她还让我重新刻了2张用特快寄给了她。2005年暑假在北京的艺术课程研讨会上,杨老师又一次向与会代表介绍我的课,每个环节、每个细节她都记得那么清晰,我当时听了十分感动。不过,也一直为没能重新录制而内疚。如今这节课的视频录像被挂在“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中心的‘新思考网’艺术课程网” http://art.cersp.com/Channel03/alsp/Index.html)上,全国首届艺术课评比中获一等奖,排名第一。在《艺术新课程的精彩》(山东美术出版社出版)一书中,我的这篇案例后,还有杨老师精彩的点评。

记者:听您的讲述,我可以分明地感受到,从一堂课,到一篇文章,再到录像、讲座,您始终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其中。您在专业发展道路上越走越顺,越走越远,和这股热情是分不开的。

一路急行军,有没有时间回头看呢?

吕:说实在的,我很理解某些老师的状态,一旦步入了快车道,你就很难慢下来。2005年12月底,我收到了李力加老师(教育部国家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艺术》小学常务副主编,《艺术课程标准》研制组核心成员)寄给我的一本大学本科教材,书名《小学艺术课程与教学》,主编修海林、李力加,由教育部师范司审定、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在教材第九章“艺术教师与艺术课程”第273-281上,刊登了我的《我的小钟表》教学案例,作为教材上所收录的唯一的一篇较为完整的、美术学科背景的教师撰写的艺术课案例。

看着这本本科生的教材,我心潮起伏,与艺术课程结缘的情景又在眼前浮现。

1983年9月至1986年6月我就读于江苏省洛社师范,在师范里我就特别喜欢美术,夜自修都在画室里画画。工作的第一年担任班主任教语文,第二年就开始教美术,可自己读的是普师,虽然琴棋书画样样都学了点,但都是皮毛,现在成了一名专职美术教师心中很没有底气。工作两年后,机会终于来了,校领导让我到现常熟理工大学美术系脱产进修两年。进修期间,我受到了正规的专业训练。当时就读的班级名称是“美音班”,培养的对象是将来的中学美术教师并能兼上音乐课,所以每周有4节音乐课,班主任也是音乐教师,声乐特别好。我是班级中唯一的代培生。班主任对我们很严格,虽然一周只有4节音乐课,但乐理、声乐、琴法样样学,特别是即兴伴奏有他自己的一套教学方法。两年的进修期间我的美术功底在增厚,音乐的基础知识与基本技能也在增加与增强。进修结束又回原单位工作,一边继续担任美术教师,一边又参加了南京师范大学美术教育专升本的函授。有空余时间时,我就会到音乐教室里弹弹琴,练练声乐,当是一种自己的业余爱好。

记者:那么后来您又是怎样开辟了另一条道路的?

吕:2001年新课程改革,苏州地区实施艺术课程,美术音乐教师合用一本《艺术》教材。美术教师上课时要关联音乐知识,音乐教师上课时也要关联美术知识,两名老师一定要合作教学。基于这样的教学背景,我不仅参加了一个又一个的艺术教材的培训,聆听杨立梅、李军老师的现场讲座和观看了她们的录像视频,还阅读《多元智力理论与多元智力课程》,努力快速更新自己的教学理念,改变传统的教学观念。

可能由于本人在音乐方面有一定的基础,再加上新课程理念的用心吸收,才促使了《我的小钟表》一课教学的成功。如果说《我的小钟表》一课最大的亮点是教学情景创设得妙,美术知识与技法落实得好,人文教育渗透得巧的话,那么我为学生弹琴伴奏,配合歌表演感谢小钟表;在去钟表店的路上边听不同的钟表声边律动前行;在钟表店门口欣赏片断经典乐曲;模仿钟表声敲门……这些环节的设计有效地放大了这一亮点,从而使学生的艺术能力与人文素养在整合中润物无声地得到了发展。

我的这篇教学设计受到了另一位艺术课堂专家的青睐,并被大学的本科生教材完整选用,是我从未想过的,这一殊荣又成为我工作的一个新起点。李老师给我寄来的这本29万字的教材,不仅是一本本科生的教材,也是一本中小学艺术师资职前培养和职后培训的教材,捧着它让我爱不释手,它让我有了更为全新的艺术教育理念,也指导着我的艺术教学。

记者:我知道您与《少儿美术》这本杂志有着不解之缘。很多老师说,《少儿美术》是您的第二个课堂。是这样吗?

吕:这有点过奖了。2006年4月8日,我拿到中国少儿美术重点学术期刊——《少儿美术》第4期,粗粗浏览了一下,第6-7页上李力加老师写的《美术教师的课程意识——由吕月琴老师的教学设计“奔腾的骏马”谈起》一下子映入了我的眼帘。一口气读完,甚感欣慰。文中不仅将我介绍给了全国的读者,而且还用了大量的笔墨与篇幅来理论验证“常熟市实验小学吕月琴老师的‘策马扬鞭 驰骋原野-《奔腾的骏马》教学设计’是一篇非常有指导和借鉴学习意义的好案例” 。李老师分别从“人文主题统领下的广泛融合”、“教学的多样可能”、“美术教师的课程意识”三方面来阐述。李老师扬扬洒洒几千字的理论剖析,不仅为我的文章增色无数,也使我的文章更具可读性了,而且正如论文题目一样,李老师强调美术教师的课程意识为我以后的课程研究指明了方向。

仔细研读了李老师的文章,我认真地写了读后感,还给他发了一封感谢的邮件,很快地他就给我回复了:关于你的案例,我是收到了《少儿美术》后激情下写成,我自己也感到非常有创意。给了张耀老师《少儿美术》主编),他非常激动,感觉太有意思了,立刻将其他稿子撤下来,用了这篇文章主要是你启发了我的思路这几年来,你的教学水平在不断地提高,我实在是感觉太好了,同时,为你写文章的时,也是我向你学习的时机,这正如多尔先生给我的话要记住,当一个小孩子在向你咨询的时候,就是你在向他学习的时候。何况你现在的发展水平,也更应该向你学习了。”越是学问高深的人越是谦虚,李老师说得这么谦虚,让我愧不敢当,同时也给了我新的力量。以后我一有公开课任务就要请教李老师,他总是无不保留地指点我,引领我。

记者:看来李老师给您的启发很大。

吕:是的。李老师不仅是一位课程专家,他还是全国十大儿童美术教育家,他一直强调教师要有自己的教学特色、课程特色。自2002年起,我开始了少儿陶艺教学的尝试,我的这一教学特色也引起了李老师的注意,他曾先后多次来我校指导我怎样开展陶艺教学,使我的陶艺教学日趋成熟。《少儿美术》开设“陶艺坊”栏目不断发表我的陶艺教学文章以及相关学生作品,在全国反响很大。2006年7月底,我受中国美术家协会少儿美术艺委的邀请,于8月上旬赴徐州市,在“全国第七次少儿美术教育理论研讨会”上展示了一堂陶艺教学名师观摩课。受《后现代的课程观》的启发,根据徐州狮子山汉马俑是中国汉文化三绝之一这一文化资源,又联系当地学生的实际,我确定了“世界奇迹――马俑”这一课题。课堂上我采用不同的视点让学生对秦汉马俑的特色作了比较,并用陶泥捏塑陶俑。这节我自己构建的,具有浓厚文化底蕴与鲜明地方特色的陶艺教学课赢得了与会领导、专家和老师的啧啧赞许。此课6000多字的课堂实录——《在玩泥中触摸经典》发表于《少儿美术》第10期,第11期刊发了李力加老师对我这一节课5000多字的点评文章《比较中建构课程》。一位大学教授又一次为一位小学老师的课作理论剖析,在全国引起很大的反响,更给了我工作的无穷动力,我也因此朝着构建课程、认真教学、积极反思的方向奋进。

记者:感觉您一步步走入了当前艺术教师高端研究的核心圈子。在这样的圈子里,有没有压力?眼界一定更开阔吧。

吕:压力是一定有的,主要就是研究不断,不过,虽然辛苦,但我是乐在其中的。2006年7月8日,经杨立梅老师推荐,我有幸被教育科学出版、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艺术教育研究中心邀请,作为专家组成员与中央教科所艺术教育研究中心周杰副主任一起赴江西省赣州市宁都县、上饶市玉山县课改实验区,进行了为期五个半天的艺术教材讲座培训。为了使此次培训带给老师们更多更大的启发,我事先花大量时间与精力梳理教材、整理自己精心执教的课和发表在各类刊物上的艺术教学案例,写成4万多字文稿,做成多个PPT课件。

在培训过程中,老师最喜欢的培训内容就是与教材有关的课例分析与案例解剖。我将自己精心执教过的,先后在省级以上优秀刊物刊登过的课——《小鸟的家》、《春天在哪里》、《我就是你的眼睛》、《我的小钟表》、《奔腾的骏马》、《神秘的地下宫殿》等结合课件一一给老师们剖析、讲解。全新的教学理念、严谨的教学设计、课堂上的精彩生成,给了老师们极大的教学启发与感悟。在培训的过程中,我还针对老师们不成熟的教学设计,进行新的设计引领与相应的理论分析。宁都县暑期艺术培训班的班主任王老师对我说:“听了你讲的教材分析、教学设计,观看了你的录像课,让我们的教学理念跃进了几个台阶。课例录像观摩、案例分析解剖,一方面能给老师们以具体的操作方法,让他们触类旁通;另一方面能更新他们的教学理念,改变他们的教学观念。这样的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培训方式,老师们最为喜欢,也最有实效。”

记者:您这样潜心研究,是否考虑过把自己的想法整理提炼成系统性的材料,出本专著呢?

吕:很多人都这么提醒我,说应该出一本书。2006年2月,自我的文章在《少儿美术》第2期上发表,第4期读到了李老师精彩的点评文章后,我的工作动力大大地被激发了。在那几个月中我非常注重教后反思,一有写好的教学日记就发给李老师看。我的写作热情也感染了李老师,2006年6月2日,李老师给我回的电子邮件中这样写道:粗略看了你的教学日记,非常好。我有一个想法,你这样下去研究教学,可以专门出版一本教学研究的书了……把这几年发表的东西都集成一本书,这是非常重要的……也许从读李老师的邮件那刻起,在我的心里就萌生了出书的梦想。

时值市教育局举行“骨干教师随笔集”评比,我便从过去发表的近百篇文章中精心整理,编辑成了12万字的《乘着艺教之舟探航——艺术新课程实验随笔集》,并打印与装订。摸着这本自己编辑与装订的书稿,我在心里暗暗地下决心:好好地积淀!好好地努力!有朝一日出一本自己的书。

2006年9月10日晚,我接到了重庆特级教师李永永的电话。李老师告诉我,重庆出版社要在全国组织几位有名的老师出版一套少儿美术教育丛书,让我准备编写分册“陶艺教学”……放下电话后我非常激动,不禁想起了2002年8月,在上海举行的第5届全国少儿美术研讨会上,学校让我去领“少儿美术杰出贡献奖”,非常有幸地结识了久闻大名的重庆李永永老师,这位与我同龄的特级老师,对我才起步的陶艺教学很感兴趣。在交谈中,李永永老师还告诉我:“上海的钱初喜教授曾在她的讲座中将你学生的陶艺作品给大家欣赏过,钱老师虽没说你的名字,但一看那作品风格就知道是你辅导的。”听李老师这么说,当时我很感动的,也体会到了当时《少儿美术》“陶艺访”栏目中连续刊发我的文章的影响力。

记者:在《少儿美术》这样具有全国影响力的杂志上开设专栏,影响之大是可以想见的。我想,您积累了那么多的材料,写书应该是很轻松的吧。

吕:不,想是一回事,但真的做起来,还是很费周折的。接到了重庆出版社给我的任务后,我开始构思自己的书稿。在那4个多月里,每天不到半夜是不会睡觉的,因为从资料查找、课题编写、文字锤炼、作品评析等等大量的活,都需要我忙碌与思考,而且这些活多数只能是晚上干的。双休日围绕我设计的新课题开展教学,将优秀的学生作品装窑、烧窑、出窑与拍照,并为16个课题拍摄作品步骤图。

终于,书稿的初稿在2007年寒假前写成,然后从2007年2月起,我的书稿在两位李老师的建议下一修再修、几审几校,直到9月份才交出正稿,给出版社编辑。2008年1月由重庆出版集团、重庆出版社正式出版,各地新华书店均有出售。当我看见自己写的书稿摆在新华书店那个很显眼的柜台上时,当读到著作封底印有美术教育大家、美术课程标准研制组组长尹少淳教授和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候令特级教师的高度评价语时,我的内心异常激动和无比欣慰。

《泥火传情》一书的出版与获奖,给了我新的信心与动力,也让我有了新的起点与方向。以后的7年我更精心专注于自己的少儿陶艺教学,并屡获佳绩。编辑专著《陶艺大教室》获“2013年省校本课程优秀成果评选”一等奖,2014年12月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出版我的第二本专著《儿童陶艺制作启蒙》;与此同时《少儿美术》开辟专栏“陶艺坊”每期3个页面介绍我的陶艺特色教学课例,在全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我能有今天的教学特色,是课改给了我构建课程的台阶与舞台,是恩师、领导给了我结集出书、获奖的信心,也是孩子们给了我著书立作的无穷快乐。

记者:我可以想见专著出版时您的喜悦与兴奋。那就像一个自己孕育了许久的孩子出世一般,不仅是这本书,写书的人也是经历了一番洗礼啊。

吕:是的。几年来,通过刻苦钻研,辛勤耕耘,终于换来累累硕果与荣誉:我在国家核心期刊、省级以上知名刊物上发表论文与教学设计150多篇;参与新世纪版小学《艺术》、苏少版小学《美术》教材教参编写工作;获苏州市小学青年教师“双十佳”、苏州市美术学科带头人、常熟市学术带头人等荣誉称号,年度考核多次评为优秀,晋升为中高五级教师。学校也因此被评为全国艺术教育先进单位,江苏省艺术特色学校。

如今《课程标准》(2011年版)正式出版,新的理念、新的思想、新的教学又在等着我们去实践。我将一如继往地“一节一节又一节,向上向上再向上!”奏出教育生命绵延不绝的成长之歌。我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在课程改革的春天里,我遇到了以上的恩师、名家,难忘名片上炽热的体温,难忘电话里亲切的勉励,难忘剖析中理论的引导,难忘教材上黑白的字符,难忘培训场精亮的目光,难忘著作时精心的推敲……是你们给了我温暖的阳光、滋润的雨露、和煦的春风,让我在课改的春天里不停拔节,不断成长,使我的教育人生幸福无比。




阅读 48
分享
写下你的评论吧